向明中学1960届校友、从银行干部到艺术家的严有宏先生
发布时间:2018年05月02日      来源:上海市向明中学

向明中学1960届校友、从银行干部到艺术家的严有宏先生


严有宏,1945年生于上海。向明中学1960届初中校友。曾在新疆工作28年,长年从事经济金融工作,高级经济师,现为建行上海分行退休干部。

文化部中国书画院美术师、中国书画家协会常务理事、中国书画研究院院士、华夏国艺书画院院士、中国文化产业促进会会员、中国文人美术家协会、世界华人艺术家联合会会员、中国国际艺术家协会终身顾问。

近年来热衷倡导“诗音画”艺术,并荣获“中国诗音画倡导者”“德艺双馨艺术家”“创新油画艺术家”“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大师”“中华文化和谐使者”“海峡两岸文化交流大使”等称号。出版有《国艺盛典》《近现代艺术史》《中国辉煌》《中华艺术经典》《探寻诗音画》等几十本画集及专题邮册肆套。有大量诗音画作品及创新画论,刊登在《美术报》《中国艺术报》《今日中国》《世界知识画报》《中国报道》《新华网》《人民网》《央视网》等多家媒体。

从兵团人、石油人到建行人,多元的经历,特殊的感受,悉心创作了具新疆特色、知青特征的多种门类的几百件艺术作品,创作之路涉猎广泛。历年来有百余幅美术作品及几十篇小说散文诗歌发表在各类媒体上,广受媒体和读者的鼓励支持。

严有宏先生自述:

从小我是在上海的石库门弄堂里长大,自幼就对艺术执着偏爱,喜欢看书、画画。在学生时代,我画画一直不错,但我自诩的强项是写文章、写电影剧本。那时候我就知道电影是门综合艺术,艺术影响力很大。我写的散文诗、影评在高中时就蛮有名气。1963年血气方刚的我告别了上海这座大城市,招生进入新疆兵团,分到了财经班学习。从此要跟账本算盘打交道,艺术成了业余爱好。但仍爱好看书,看好电影,听经典音乐。八十年代后期,当上建行地区分行领导后,工作压力增大,出于职业忠诚的考量,业余爱好受到不少约束。

作为一个业余画家,在职期间,想拥有大块的创作时间那几乎是奢望,但並不妨碍我“学师造化、常走山水、多接地气、不断提高艺术修养。”

艺术本身就是艺术家知识、情感、理想、意念的综合反映,正如大画家吴冠中所说的:“真正的艺术家都是在苦难中成长的。”、“一个人智慧的体现,是他多年思考和多年积累的结果。技术只是一个手段,学到技术是比较容易的。情怀是多年的人格、多方面的因缘修来的结果,这个是最重要的。艺术的高级品质就是这样成长出来的。”

新疆是我人生的“第二故乡”,也是我“诗音画”的“精神哺育地”。那几十年艰苦磨砺的心路历程,积聚沉淀了我“诗音画”创作的足够能量。日积月累的艺术修炼,就像年轮蕴含着记忆,胸臆中潜移默化地蕴藏了画面千百幅。

这些年来,我自学油画,既缺乏同行交流,又无名师指教,但常以书画为伴,边学边画,反倒师从百家,诸味尝遍。

如今学画的途径有很多,除了进美校和拜师外,还有许多非正规多元路径可供学画者选择。例如有名目众多的美术教科书参考书可选学赏析;有各种美院的课堂教学片可供自修观摩;还有网络上一些创作示范视频也可供自学者辅导参照。种类繁多、渠道不一、良莠不齐。当然自学是少不了要走些弯路,但最终“条条道路通罗马”,关键还是要看学艺者自身的悟性和恒心。

虽然学画是个很耗费时间和很化心血的事,需要精力集中、笔耕不辍。画画又是一件个体化的独立性的作业活动,一个人就可以潇洒自如地运作,这也少了许多与人协调交涉的烦心事。尤其在诗音油画的创作实践中反复苦练,就像一个勤勉的艺海拾贝者,俯身躬行,默默进取。正如我在自己画集《探寻诗音画》封底上,改题的楹联:“画山有路勤为径,艺海无涯苦作舟。”

惜于自己的才气功力不足,我的作品仍有不少粗糙瑕疵。好在我既不为功名利禄所累,又无清规戒律的束缚,怀着一种童稚般的超脱心态来习画,为追求某种艺术意境而快乐地画画,在乐境和诗意的陪伴下愉快的画画,常去享受一种贴近自然、陶冶情操和生命的快乐。

其实我画画,就好像用画笔写诗,写到“至灵至性”之处自己也十分欣悦。原本是“艺术玩家”之自娱,确实没什么企图。所以如果有了些知名度,也不过是“独乐不如众乐乐”,以诗画会友而已。“耳顺之年”的我自不必太看重,我仍将执守自学上进,奋勉不已的初衷。

2011年1月《世界华人报》艺术特刊

“我绘画的初衷,就是崇尚一种高雅的文化。我追求描绘的是那些优雅的、温馨的、给人以‘大美’感受的东西。

绘画,自应在传统里浸润,但又需从规则里穿越而出。让绘画向诗词和音乐靠拢,尽量摆脱掉功利,多些‘真善美’理念”

——严有宏

诗音画的显著特色就是渗透着浓郁的人文情怀,它带给人们一种诗性的感应、一种高雅的品味。追求营造一种“诗在画中、画在乐中”曼妙灵动的艺术境界。让诗词带给绘画一片光亮和清香;让音乐吹进画面一阵清风和宁馨;让艺术家的作品能寄托更多神妙美好的憧憬。

为此我总想:用我的“诗音画”来诠释:“中国的油画是诗”这一论断。这就是中国人所崇尚的那种“中国品味”----画随诗来,乐伴画传。让感觉告诉我们,绘画有音,音达画外,乐在其中。

——严有宏

“金秋寄语”(节录)

诗音画:气韵灵动的视觉图卷

? ? ——记“当代中国书画优秀艺术家”、我国诗音油画倡导者严有宏

艺术的功能重在是传递真善美的主旋律,让人在畅享视觉盛宴的同时得到情感的熏陶。艺术还注重多元化表述,推陈出新,别具一格,跟时代发展和人们审需求同频共振。

严有宏多年潜心于书画艺术的研究,在兼收并蓄众家之长的基础上,大担探索与创新,推出了独具韵味的诗音画,为繁荣我国文化艺术事业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严有宏1945年生于上海。现为中国书画家协会常务理事、中国书画研究院、华夏国艺书画院院士、中国文人美术家协会、中国书画艺术研究会、世界华人艺术家联合会、欧中国际美术家联会会员、中阿贸促会特聘书画师。近年来他热衷倡导的“诗音画”,是一种赋予音乐气韵、蕴含某种诗化意涵的绘画作品。他的多幅作品在国内及国际书画大赛获金、银奖。严有宏曾荣获“中华文化和谐使者”、“当代中国书画优秀艺术家”等称号。其大量作品及创新诗音画论刊播在《中国艺术报》《美术报》《央视网》等几十家媒体。

严有宏作画,以诗引画,画隐诗音,音画交融,追求一种“诗情画意”、“色彩音乐”的美学语境。读之品之,有限的画面延生出无限的意境来。他的作品大都以神州的大自然为描绘对象,着力刻画未经现代文明污染的自然美,格调高雅蕴藉、充满诗情哲理。籍由捕捉到的画面,来表现某种如诗如歌的意境,大胆运用绚烂多变的色彩、细腻写实的笔触、唯美抒情的手法,伴随着画外音萦绕,让观赏者为之折服陶醉、久难忘怀。

诗音画艺术的特点是:善于运用象征和隐喻手法,营造画中潜藏的另一种艺术内核——一种可以称之为“提炼出的抽象”。他认为:这也正是诗音画艺术所追求的那种发人思考的“核心”所在。诗音画的佳作,看似“静水流声”,实乃是思绪的流淌、灵魂的流淌,其“画外音”萦绕、回味无穷,达到了“诗为心声,画为心境”的圆融境界。

艺术家曾长年旅羁在人迹稀少的大山、森林、草原、河川、湖泊和海滨,怀着对自然之神的敬畏、虔诚和依恋,经年累月的能量积聚,方孕育创作出这一首首优美抒情的彩绘“诗音画之歌”。

新疆是艺术家的“第二故乡”,也是他“诗音画”的“精神哺育地”。缺少了那几十年的心路历程、艰困磨砺,就难以积聚那么多“诗音画”创作的足够能量。“外师造化、中得心源”,以自然造化为师,以心灵感悟为宗,这是我国画家的优裕传承的正统,也是严有宏从艺历程的至高境界。

文/王林强宣一帆

2013年1月《时代先锋(三)》P98-101中国文史出版社

“诗音画”的倡导者

——访中国当代最具投资潜力的油画艺术家—严有宏

采访对象:油画艺术家严有宏(简称“严”)

采访人:《中国贸易报?艺术投资》周刊尹一寒(简称“尹”)

采访时间:2011年3月29日

采访地点:严有宏先生寓所

尹:请问严老师您如何看待您的“诗音画”艺术无国界这一说法呢?

严:艺术—是一种人类共通的语言。世人对绘画的认知,有着许多相似共通之处。

为了阐明“诗音画无国界”这一论说,我以俄罗斯、日本等国的画家为例,来做一些实例性的阐述。

在19世纪的俄罗斯画坛,诗音画派画家的地位就已经确立,其杰出代表当推库因芝和列维坦。作为俄国最富浪漫主义情调的大自然歌手--库因芝,他从小生长在乌克兰克里米亚省,原是世居俄国的希腊族人,少时跟海景画家艾瓦佐夫斯基学画,后被美院收为业余绘画班学员,30岁后方自成一家。他的作品以乌克兰的大自然为描绘对象,画面洋溢着欢快乐观的气氛,深刻揭示了大自然风光的诗意美,宛如叙事诗般的壮丽、绘就了多部乌克兰风情交响曲。他的代表作:《乌克兰的傍晚》、《第聂伯河上的月夜》、《雨后》、《虹》等,对阳光和月光的刻划美妙至极,达到了“人人心中所有,人人笔下所无”的境界。另一位“俄罗斯的色彩抒情诗人”—列维坦,出生在立陶宛基巴尔塔,一个犹太家庭,是位发扬俄罗斯绘画文学性的风景画大师。列维坦的名作:《深渊》、《弗拉基米尔卡》、《晚钟》、《伏尔加夜色》、《薄暮月初升》等,运用温婉明净、情调细腻的抒情手法,敏锐地从大自然普通角落里发掘出充满诗情的画意;用点石成金的画笔,将潜藏在每个人心底的温柔诗意唤醒,闪烁着“能使疲倦的心灵愉悦起来的阳光”,情景交融、诗意盎然。

日本当代画家东山魁夷出生于横滨,长年旅羁在人迹稀少的高原、森林、海滨,他怀着对自然之神敬畏的虔诚和依恋,创作出一首首优美的大自然彩绘抒情诗。他的名作:《道》、《春晓》、《山灵》、《绿的回响》等作品充满朦胧幻化的日本情调。着力表现未经现代文明污染的自然美,格调高雅蕴藉、充满诗情哲理,蕴含着淡淡的伤感。他自诩道:“我是为人的灵魂作画”。在他的画中,表面上不见人,但深层里却藏着两个人:一个是画家、一个是观画者。画家与自然的对话,实际上是与人之间的对话,似有“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”的诗境。达到了“诗为心声,画为心境”的圆融境界,而被誉称为“心象风景画家”。

所以,诗音画的佳作,看似“静止着的流淌”,实际乃是思绪的流淌、灵魂的流淌,其“画外音”萦绕、回味无穷……。

尹:请问,在您的艺术创作风格中,您是如何理解并从中体现到“引西入中”,“中西合璧”这一元素的?

严:就像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美国人发明的电脑,当今全世界都在开发利用一样,十五世纪初,尼德兰(荷兰)的凡.艾克兄弟发明的油画,也必将作为艺术的一种工具,为世界各国艺术家所广泛掌握运用。实际上国内外西画界有类似风格的画家和代表作品也屡见不鲜。

譬如十九世纪法国米勒的作品“牧羊女”、“晚钟”;俄罗斯克拉姆斯柯依的“月夜”;另外欧洲“象征主义”画家瑞士布克林的“死之岛”、“圣林”;法国奥斯勃特的“幻视”、“夜之歌”;意大利塞冈提尼的<自然三部曲>:“生”、“死”等;都堪称西方诗音油画的力作。

在国内,有被哈默称为:最“接近诗的”中国油画家陈逸飞,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成名作“黄河颂”,其实就是源自音乐命题而创作的大型诗音画佳作。八十年代旅美期间,他又创作了大量的“音乐家系列”作品,其中较著名的有“浔阳遗韵”、“长笛手”、“四重奏”、“竖琴师”等。这些直接演绎音乐的油画作品,达到了绘画艺术的极致。这些作品展出时,就亟须“天籁”般音乐来配的。去年四月有幸观赏“陈逸飞艺术展”,画展精品荟萃,颇为成功。但抱憾的仍是受画布和观念的局限,这种“音画交融”的神驰境界,尚未能出现。观展时我就在想:假如能为画家的名作“黄河颂”、“红旗颂”,配上:洗星海、吕其明的民族交响乐“黄河颂”、“红旗颂”;为“浔阳遗韵”配上“中国经典民乐”琵琶、洞箫演奏的“春江花月夜”;为“长笛手”配上恩雅所唱的“MayItBe”……那将该有多么美!

尹:请谈谈您对“诗音画”的定义:

严:“诗音画”—是一种赋予音乐气韵的,蕴含某种诗化意涵的绘画作品;是一种“视觉诗词”和一种“视觉音乐”。

在“诗音画”创作中,不仅注重作品的“外形之态”,且更着力于作品深层某种灵动的“内在意涵”。“诗音画”的艺术风格是唯美的、清雅的,又大多是写实的、抒情的。

“诗音画”的最佳欣赏法:是伴着配诗和配乐,用心来“聆听感悟”的。古谚道:“乐中有诗,乐中有画”,音乐是“借景抒情”的,绘画是“情景交融”的。画家创作的优美图景往往是蕴涵音乐的,古往今来,有抒情音乐风格的国画家和作品,不乏其例。其实一幅绘画作品创作完成时,作为作品的生命才刚刚开始。你应尽力为它营造一个优越的生态环境,让它与精美的诗文、沁人的音乐融合在一起,去神驰畅游。“画有尽而意无穷”,把画家所想表达的情感“淋漓尽致”地得到充分传播,这无疑是艺术家的真正心愿。

这不由使我想起:陈逸飞这位跳出思维定式的天才画家,在绘画事业上大获成功后,又毅然转投服装设计、模特表演、电影拍摄的动因……因为他不想“只局限于一块小小的画布”,“除了画画不要做其它事儿”,“选择什么样的形式表达美,在我看来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想告诉人们什么。”(陈逸飞:“我有一双画家的眼睛”)

所以好的画是可以“聆听”的,绘画也是可以“借乐传情”的。假如走这条路的画家多了,“诗音画”这条路,也就“有声有色”的走出来了。

尹:最后,我想代表所有关注您“诗音画”艺术的人问一下,在今后漫长的艺术道路上,您对“诗音画”有什么美好憧憬?您如何传播您的“诗音画”艺术?

严:作为“诗的国度”,几千年来,中国画的水墨丹青始终诗韵流长,“诗情画意”也总为世人所欣赏留连。如何把画“诗化了”,画中有“诗眼”,“画有尽而意无穷”,常是文人墨客追求的艺术境界。陶行知说:“诗是心中血”(行知诗歌集),画家画画和诗人写诗、音乐家作曲一样,笔在手中,情在心里。词语、色彩、音符都是艺术家用来描绘心灵和自然的,有时他们表述的就是同一件事情。

说了那么多,但有个问题仍是不可回避的:那就是在当今的美术界和各种艺术媒介里,有多少画家和相关的艺术媒体愿意作这种探索和尝试,在这方面的投入是否真正的可观和有力?这将是“放飞诗音画”的助力,也是“诗音画派”茁壮发展的关键。我还希望能有更多的画家能积极呼应,认同加入“诗音画派”的创作队伍,共同潜心琢研,锐意探索,努力走出一条具有“中国特色”的“诗音油画”艺术创作的新路来。使“诗音画”真正步入茁壮发展的轨道,并能傲然屹立于世界艺术之林。

虽然前路多舛,但我仍将秉持“下苦力”“更给力”“终不悔”之心志。

采访后记:严老师创作的“诗音画”作品,是值得我们整个艺术界和学术界深入去研究和探索的一门艺术。

这次与严老师的深度对话,让我们更加了解了他和他的“诗音画”的艺术价值。在此,我们也希望艺术界和学术界加以关注!因为,要将“诗音画”这一新的艺术推上世界艺术这个大舞台,是一个耗时耗资的艰巨性任务,仅靠严老师一个人是很困难的,此次专访不仅是为了了解他的“诗音画”艺术,也希望一些具有艺术投资眼光的投资商与严老师携手合作,把属于严老师也是属于我们整个中国的“诗音画”艺术发扬光大。


(2011.4.14《中国贸易报》Y3版)


相关信息